鬼舞 炭。 鬼舞辻无惨_百度百科

艶美 【鬼舞辻無惨】【竈門炭治郎】

鬼舞 炭

以下内容含有 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幼年 本是产屋敷的同族。 出生时既无呼吸也无脉搏以至于被认为是个死胎,在被放在木柴中就要被点燃时才发出第一声啼哭。 药起效后,自己成为了鬼。 但只要照射到阳光就会死。 于是无惨为了让自己不老不死,开始制造大量的鬼,去替自己寻找青色彼岸花并歼灭阻碍自己的鬼杀队。 曾欺骗将其变成鬼后导致珠世杀死了她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也曾引诱得知斑纹剑士早亡的继国严胜变成了鬼。 与珠世曾遇到,之后与缘壹的战斗中被「日之呼吸」打伤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伤口没有恢复,在被缘壹质问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之后并没有回答而是带着愤怒和憎恨的眼神望着缘壹,后趁机分裂成约1800块 屑肉片才得以逃脱。 在得知缘壹死了的消息后,便再次现身杀死了所有被缘壹传授了日之呼吸的剑士,使得那时候的鬼杀队一度陷入到了濒临毁灭的状态。 后来建立了。 再会「日之呼吸」传人 在得知日之呼吸可能仍有传承人后亲自前往炭治郎家杀了炭治郎其他家人,并把祢豆子变成了鬼,可后来祢豆子脱离了无惨的控制。 三年后在浅草被炭治郎凭气味从人群中认出,看见了炭治郎的耳饰后便把一个路过的男人变成鬼以制造骚乱,趁机离开。 离开后想起了曾经与缘壹的那一场战斗后,派和去杀掉炭治郎,结果矢琶羽和朱纱丸以失败告终。 派去杀死柱和炭治郎但以失败告终。 知道祢豆子克服了阳光的照射后,自己亲自去找她并想要得到她以获得克服阳光的方法。 卡兹:同道中人 决战 与见面。 产屋敷耀哉试图以引爆自己所在房子的方法和无惨同归于尽,虽然失败却也给无惨造成重创,使无惨不得不暂时藏匿于无限城中恢复元气。 杀死珠世并吞掉她。 与鬼杀队战斗。 后来在珠世和胡蝶忍共同研制的药物作用下老化了9000岁。 400年前继国缘壹造成的伤口也显露出来。 在不敌炭治郎的火之神神乐和蛇柱伊黑小芭内的攻击后,想要像跟当初与缘壹交战那样靠分裂逃跑,但却因为珠世的药失败,并得知珠世给自己服下的三种药物起作用了后,第四种药物就会开始破坏自己体内的细胞;无惨也因此开始口吐鲜血。 在药的作用以及鬼杀队的不断攻击下,自身体力也在不断耗尽,两条手臂还被恋柱和风柱弄断,当想要张开血盆大口攻击炭治郎的时候却只咬中了上前保护炭治郎的。 当回头发现太阳即将升起,于是只得惊慌地松开小芭内,并想要趁着日出之前逃到阴暗处,但胸前却被炭治郎用日轮刀紧紧插着,后来变成了巨大婴儿状生物试图躲到阴影、钻入地下,但还是在鬼杀队众人的阻击下被阳光照到,最终因身体崩坏而死亡。 结局篇 无惨死后多年,他千年以来一直苦苦寻找的青色彼岸花被的后代嘴平青叶所发现了,然而青色彼岸花似乎是一种一年中只会在白天绽放两三天的花。 无惨:白天才开那我找个锤子! 能力 诅咒( 呪い) 黑血枳棘( 黒血枳棘) 待补充 人气• 官方的JUMP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5票获得第11位。 与十二鬼月 对于作为上弦成员有着不同的评价,在官方设定集提到,被他视为「脑袋不好的孩子」,但对于前者的兄长妓夫太郎则因为其自身的境遇与贪婪而抱有较高评价;无惨颇为欣赏玉壶的创作品(无惨本人称「壶很好看,能卖个好价钱,意外的喜欢」);则因为其忠诚度获得无惨青睐;实力最顶尖的上弦则被视为「工作伙伴」。 唯二较不喜欢的上弦分别是(无惨本人称「一般,偶尔很讨厌,但还在接受范围内」)和。 对下弦态度则是相当恶劣。 在下弦之五被杀后召集剩余的五个下弦质问「为何下弦之鬼如此弱小?」之后遣散 杀死下弦之二、三、四、六 屑老板疯狂裁员,留下了 因为发自内心地舔自己而存活的下弦之壹并给予其血液,命令其杀死。

次の

灶门炭治郎_百度百科

鬼舞 炭

之后,炭治郎被卧病不起的主公拜托去开导情绪低落的义勇。 在纠缠了义勇很久以后,义勇才告知炭治郎,自己过去在参加藤袭山最终选拔时,一开始就被袭来的鬼打得意识朦胧,在被挚友锖兔救下后便被拜托给其他人照顾。 等到自己醒来选拔已经结束,一只鬼都没能打倒的自己通过了选拔,但几乎将所有鬼打倒的锖兔最终却被手鬼所杀。 但随后,炭治郎提醒义勇,他一定要延续锖兔所托付的事物。 回想起锖兔对自己的训斥的义勇,领悟到自己的未来是锖兔和姐姐拼上一切维系下来的,并发觉自己绝不可以辜负他们。 最终,义勇向已故的二人道歉,同时解开了心结,并准备加入柱指导。 但炭治郎却误认为自己让义勇更加难 紧接着炭治郎就开始与义勇与义勇联手围攻无惨,但面对着无惨那能够自由变形、伸缩的的身体,无法借助障碍物躲避这潮水般猛攻的二人一度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试图拉近距离再攻击的炭治郎也被无惨直接弄瞎了右眼。 紧接着义勇就救走炭治郎并表示没有必要与无惨正面交锋,看穿了义勇想要拖延时间的无惨却表示只凭借三名柱根本不可能战胜自己,同时表示自己的部下已经解决了恋、蛇二柱。 尽管对于伙伴的牺牲感到心痛,但是炭治郎与义勇仍旧与无惨缠斗着。 但由于失去一只眼睛导致无法迅速判明攻击轨迹,炭治郎因此转而借助嗅觉来应对无惨的攻击,但是过度分心于依靠嗅觉来闪避攻击的炭治郎反而忽略了周围的地形,并且直接撞上了身后的墙壁。 因此呼吸紊乱的炭治郎反而无法躲避无惨的攻击,并且被无惨逼入了绝境当中。 就在这时本应死去的甘露寺蜜璃却忽然打破天花板冲过了阻止了无惨的攻击,而炭治郎则被一同赶来的伊黑小芭内救走。 由于对于本应死去的二人依旧活着感到不解,无惨因此愤怒的质问鸣女。 但回答无惨问题的却是与鬼杀队一同进入无限城并操控了鸣女思想的愈史郎,面对着杀害了珠世这只恶鬼,愈史郎愤怒的表示要让无惨后悔并操控着鸣女夺走了无限城的操控权。 在愈史郎的配合下,四人开始一同对抗无惨。 战斗期间,无惨一直试图夺回对鸣女的控制权,但始终被愈史郎拼尽全力制止。 最终,忍无可忍的无惨直接抹杀了鸣女,使得无限城因脱离了鸣女的控制而开始逐渐崩塌。 由于无限城开始摇晃,行动不便的炭治郎又一次被无惨击伤了肩膀。 在倒地之时,炭治郎看到了遍地的被无惨所杀害的队友们的尸体,因而彻底冷静了下来,并更加坚定了要打倒无惨的决心。 随即,在无惨即将杀死蜜璃时炭治郎捡起了地上队员的断刀,并将其投出击中了无惨的脑袋成功地救下了蜜璃。 最终,愈史郎努力依靠着鸣女仅存的活性细胞,使得无限城冲出了地表,并在地表上彻底崩坏,众人和无惨因此全部脱出了无限城。 决战的舞台,终于来到了地面上…… 炭治郎凋零 当炭治郎回过神来时,无限城已经完全崩塌了,而鬼杀队的所有成员现在却正处于一条城市里的街道上。 此时,距离日出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为了不让无惨逃脱,鬼杀队的成员们开始一拥而上地朝无惨发起了进攻,但无惨仍然施展出了极强的实力,操纵两条灵活的刺鞭与水、蛇、恋三柱纠缠着。 同时,无数的鬼杀队普通队员为了支援三柱而奋不顾身地冲向了无惨。 但他们的实力相较于已经逼近完全体的无惨而言实在是太弱了,每一个冲上来的人很快就都被无惨的刺鞭削成了肉泥。 眼见着许多人白白牺牲的炭治郎,挣扎着也想要上前帮忙。 但很快,一只眼睛失明且多处受伤的炭治郎便失去了平衡而倒地不起,而他的右眼处则产生了异样的变化。 原来,之前在无限城内,右眼被无惨的刺鞭击中的那一刻,炭治郎早已被无惨利用刺鞭注入了大量的鬼之血液,而此时血液内的毒素已经开始发作。 含有剧毒的鬼之血液并没有将炭治郎变为鬼,反而是开始疯狂地侵蚀着炭治郎的身体。 很快,炭治郎的右眼处附近开始严重肿胀,这令炭治郎直接失去了意识,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通过分析炼狱槙寿郎与父亲炭十郎留给自己的信息、再通过观察无惨的身体结构,炭治郎因此确信了日之呼吸的第十三之型就是不断循环使用日之呼吸的十二种剑技的无限连续攻击。 尽管自己的才智与身体状况都不允许自己继续长时间战斗,但炭治郎仍旧决定通过不断使用十三之型将战斗拖延至天亮。 面对着炭治郎那燃烧心魂、毫不退缩的身影,无惨从炭治郎的身上看到了将自己逼入绝境的继国缘一的身影,因此而更加愤怒的无惨进而使用双臂与四肢上的十七条鞭管使出了更加凌厉的攻击。 但是不断在生死边缘拼搏着的炭治郎也越战越勇,并且在不需要祢豆子帮助的情况下将日轮刀化为了赫刀。 尽管炭治郎因为伤势与疲劳的关系而不断弱化,但是无惨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行动力也在不断的弱化,并且通过解析珠世的细胞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因为促进老化的药剂而衰老了九千岁左右。 距离黎明还有五十九分钟时,炭治郎终于顺利的使出了第十三型,并且察觉如果不直接攻击无惨的脑和心脏就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炭治郎也因为长时间使出呼吸法而逐渐缺氧,想要使用通透世界也无法看到事物,不得已只能气味捕捉无惨的动向。 但是炭治郎紧接着就因为身体失去重心而摔倒,险些被无惨杀死之际被及时赶到的伊黑小芭内舍身救下,但小芭内也因为无惨的攻击而双目失明。 但是小芭内还是在镝丸帮助下勉强的战斗着,并且与炭治郎合力联攻无惨,而无惨也因为老化的关系而暴露出了自己百年间一直隐藏着的、被继国缘一留下的刀痕。 认定继续战斗下去一定会被拖到太阳升起的无惨因此决定逃走,并且毫不在乎的攻击了已经死去的鬼杀队队员们的身体,看到此举的炭治郎立刻就将掉在地上的日轮刀投出攻击无惨,而伊黑小芭内则直接冲上前去刺穿了无惨的脖子。 随着战斗不断持续,无惨的身体逐渐到达了极限,认为没有必要继续冒险的无惨因此决定通过分裂逃走。 但当他准备使用分裂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因为珠世的药物而无法发动这项能力,不得已无惨只能在这种情况下强行使用血鬼术冲击波攻击二人,而受到攻击的炭治郎也因为神经功能紊乱而无法行动。 为了能够站起来去帮助伊之助与善逸,炭治郎选择直接使用赫刀刺进自己的胸口化解了无惨的血鬼术,并且在伊之助险些被杀时及时赶到化解了无惨的攻击。 最终在众人的联攻下,无惨逐渐弱化到了连血鬼术都无法轻易使用的程度,但是双臂被恋、风二柱弄断的无惨却直接将头部变成一张巨口咬向了炭治郎。 就在这时伊黑小芭内再次赶到以身挡下了无惨的咬噬,而黎明也终于即将到来。 血之轮回 认同了产屋敷耀哉死前对自己说过的「生命虽然皆会消亡,但意志却会传承下去、永远不灭」这句话。 为了将自己意志传承下去,无惨将自己剩下的所有血液以及力量全部都注入到了已经停止呼吸与心跳的炭治郎体内,而避免了当场死亡的炭治郎迅速的就克服了鬼之血并且在失去自我的情况下化身成了继承无惨意志的新一代「鬼之王」并且治愈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创伤。 被无惨意志所控制的炭治郎在恢复意识后立刻就开始攻击幸存的鬼杀队。 为了阻止炭治郎变成杀人恶鬼,义勇立刻就召集附近还能战斗的队员赶来困住炭治郎,但紧接着炭治郎就与祢豆子一样克服了鬼的致命弱点阳光。 而赶到现场的伊之助却因为狠不下心攻击炭治郎而险些被杀死,但已经变回人类的祢豆子却及时赶到现场以身阻止了炭治郎的攻击。 面对着祢豆子的呼唤,炭治郎非但没有恢复理智,反而还抓伤了祢豆子的后背并变身为鬼之姿态放出血鬼术震飞了除祢豆子以外的所有人。 因为咬伤了祢豆子,记住了血液味道的炭治郎开始释放强力血鬼术攻击周围的人们,但祢豆子却徒手挡住了从炭治郎口中喷出的术式并因此重伤。 就在这时香奈乎拿着忍留下的变回人类的药的备份攻向了炭治郎,虽然借助彼岸朱瞳顺利将药剂注入了炭治郎体内但自己也被打伤。 2020-04-02 140 阅读 18246 参考资料•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公式ファンブック 鬼杀队见闻録》 .日本 :集英社 ,2019年•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6年 :第17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6年 :第16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7年 :第40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8年 :第125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7年 :第61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9年 :第148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7年 :第77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9年 :第147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7年 :第81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8年 :第106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9年 :第149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9年 :第152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8年 :第113话•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 ,2017年 :第90话 展开全部 收起.

次の

《鬼滅之刃》角色「鬼舞辻無慘」你唸對了嗎?5個日語漢字讀音隨堂考

鬼舞 炭

以下内容含有 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幼年 本是产屋敷的同族。 出生时既无呼吸也无脉搏以至于被认为是个死胎,在被放在木柴中就要被点燃时才发出第一声啼哭。 药起效后,自己成为了鬼。 但只要照射到阳光就会死。 于是无惨为了让自己不老不死,开始制造大量的鬼,去替自己寻找青色彼岸花并歼灭阻碍自己的鬼杀队。 曾欺骗将其变成鬼后导致珠世杀死了她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也曾引诱得知斑纹剑士早亡的继国严胜变成了鬼。 与珠世曾遇到,之后与缘壹的战斗中被「日之呼吸」打伤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伤口没有恢复,在被缘壹质问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之后并没有回答而是带着愤怒和憎恨的眼神望着缘壹,后趁机分裂成约1800块 屑肉片才得以逃脱。 在得知缘壹死了的消息后,便再次现身杀死了所有被缘壹传授了日之呼吸的剑士,使得那时候的鬼杀队一度陷入到了濒临毁灭的状态。 后来建立了。 再会「日之呼吸」传人 在得知日之呼吸可能仍有传承人后亲自前往炭治郎家杀了炭治郎其他家人,并把祢豆子变成了鬼,可后来祢豆子脱离了无惨的控制。 三年后在浅草被炭治郎凭气味从人群中认出,看见了炭治郎的耳饰后便把一个路过的男人变成鬼以制造骚乱,趁机离开。 离开后想起了曾经与缘壹的那一场战斗后,派和去杀掉炭治郎,结果矢琶羽和朱纱丸以失败告终。 派去杀死柱和炭治郎但以失败告终。 知道祢豆子克服了阳光的照射后,自己亲自去找她并想要得到她以获得克服阳光的方法。 卡兹:同道中人 决战 与见面。 产屋敷耀哉试图以引爆自己所在房子的方法和无惨同归于尽,虽然失败却也给无惨造成重创,使无惨不得不暂时藏匿于无限城中恢复元气。 杀死珠世并吞掉她。 与鬼杀队战斗。 后来在珠世和胡蝶忍共同研制的药物作用下老化了9000岁。 400年前继国缘壹造成的伤口也显露出来。 在不敌炭治郎的火之神神乐和蛇柱伊黑小芭内的攻击后,想要像跟当初与缘壹交战那样靠分裂逃跑,但却因为珠世的药失败,并得知珠世给自己服下的三种药物起作用了后,第四种药物就会开始破坏自己体内的细胞;无惨也因此开始口吐鲜血。 在药的作用以及鬼杀队的不断攻击下,自身体力也在不断耗尽,两条手臂还被恋柱和风柱弄断,当想要张开血盆大口攻击炭治郎的时候却只咬中了上前保护炭治郎的。 当回头发现太阳即将升起,于是只得惊慌地松开小芭内,并想要趁着日出之前逃到阴暗处,但胸前却被炭治郎用日轮刀紧紧插着,后来变成了巨大婴儿状生物试图躲到阴影、钻入地下,但还是在鬼杀队众人的阻击下被阳光照到,最终因身体崩坏而死亡。 结局篇 无惨死后多年,他千年以来一直苦苦寻找的青色彼岸花被的后代嘴平青叶所发现了,然而青色彼岸花似乎是一种一年中只会在白天绽放两三天的花。 无惨:白天才开那我找个锤子! 能力 诅咒( 呪い) 黑血枳棘( 黒血枳棘) 待补充 人气• 官方的JUMP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5票获得第11位。 与十二鬼月 对于作为上弦成员有着不同的评价,在官方设定集提到,被他视为「脑袋不好的孩子」,但对于前者的兄长妓夫太郎则因为其自身的境遇与贪婪而抱有较高评价;无惨颇为欣赏玉壶的创作品(无惨本人称「壶很好看,能卖个好价钱,意外的喜欢」);则因为其忠诚度获得无惨青睐;实力最顶尖的上弦则被视为「工作伙伴」。 唯二较不喜欢的上弦分别是(无惨本人称「一般,偶尔很讨厌,但还在接受范围内」)和。 对下弦态度则是相当恶劣。 在下弦之五被杀后召集剩余的五个下弦质问「为何下弦之鬼如此弱小?」之后遣散 杀死下弦之二、三、四、六 屑老板疯狂裁员,留下了 因为发自内心地舔自己而存活的下弦之壹并给予其血液,命令其杀死。

次の